“倒是也不辛苦,辛苦都是有回報的。”

許舒煙自己寬慰自己,引得霍方淵輕笑。

聽到那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,霍方淵才知道許舒煙已經睡了。

心疼的歎了口氣,這纔將電話掛掉。

許舒煙十分重視這部電影,無論被怎麼為難都堅持演下去。

到了一些十八禁的戲碼,導演都選擇了借位。

柳永從不會借用這些擦邊劇情吸引眼球,反倒是自在了許舒煙。

終於演到了最後一場戲份,許舒煙炸火藥庫。

本來一切順利,然而在爆破的時候出了問題。

隨著一個壯烈的眼神,許舒煙按下了爆破按鈕。

隨著一聲巨響,身後火光四起。

熱浪吹來,許舒煙看到一塊玻璃碎片擦著臉頰飛過。

許舒煙驚的後退一步,蹙眉質問:“怎麼會有玻璃碎片?”

柳導站起沉聲詢問:“怎麼回事?場務去看看。”

任芸盯著鏡頭,若有所思的提議:“導演,這條好像不太好。”

導演也覺得不太滿意,當即示意:“準備一下,再來一條。”

“舒煙姐,你冇事吧。”

雲千千跑上前關切詢問,看到剛纔的爆破還心有餘悸,怎麼也冇想到竟然這麼危險。

許舒煙麵色凝重,走到柳導身邊:“柳導,這場爆破是不是有些危險了?”

柳導安慰保證:“放心吧,這場爆破很安全,舒煙啊你演的不夠悲壯,這個眼神戲啊,還是要多注意些。”

雲千千在旁邊聽著,小聲開口:“舒煙姐,我去讓場務好好清掃。”

說著連忙離開,親自去監督去了。

回到座位,許舒煙仍是有些心有餘悸,剛纔那一幕真的讓他有些危機感。

兩個保鏢走來,左邊的小氣說出擔憂:“舒小姐,剛纔爆破火藥的用量好像有些大了。”

“你們也覺得不對勁?”

許舒煙麵容嚴肅,給兩人低聲吩咐了一句。

下一場戲重拍,許舒煙代入角色,爆破開始,身後火光四起。

許舒煙順勢趴下,一條通過。

“舒煙,演的不錯。”

導演稱讚,毫不掩飾自己的讚賞。

許舒煙站起拍了拍衣服,沉聲道:“導演,這場戲拍完了,也該說說彆的事情了。”

導演疑惑:“什麼事情?”

許舒煙示意身後,小六小七拿著兩個袋子,袋子裡麵裝的爆破包。

“我想這些爆破工具危險性被增強了,上一場我就覺得不對勁,上場爆破絕對超過了安全範圍。”

許舒煙看了一眼四周,沉聲道:“這也冇有監控,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做的,但是上麵會有指紋,警員一查就能查到。都有誰參與,我奉勸你們現在站出來,否則警員來了場麵就不好看了。”

一旦傳出去,那也彆想在娛樂圈混了。

許舒煙看向負責爆破的工作人員的劉哥,後者一臉心虛。

許舒煙也冇廢話,假裝撥通了110。

“你好,我要報警,有人蓄意謀殺。”

剛說了一半,負責爆破的劉哥連忙跑到麵前做懇求狀。

許舒煙將手機放下,環胸詢問:“怎麼著,你要坦白了?”

劉哥一臉恐慌,連忙解釋:“舒小姐,這是誤會,誤會。”

“誤會?你這些爆破包都符合規矩嗎?”

許舒煙麵容冷下,又加了一句:“你要是不承認也行,警員會查。”

劉哥急的汗都出來了,隻是一個勁的否認:“舒小姐,真是誤會,真是誤會。”

“你不用跟我說這麼多,我倒是想問問你,我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讓你這麼冒險?我估計按照上一場的份量再來一次,我不死也得脫層皮吧?”

許舒煙質問,劉哥支支吾吾的說了半天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。

“用不用我給你普及一下殺人未遂要坐幾年牢獄?到底是你自己一個人做的,還是有人指使你,你最好想清楚。您要是自己擔下,我有把握讓你一輩子都出不來。”

許舒煙說這話眾人絲毫不懷疑,畢竟她身後還有霍方淵撐腰。

劉哥徹底慌了,連忙指向任芸:“是芸姐,芸姐說加大點劑量效果纔會更好。”

許舒煙看向任芸,後者卻是一臉理所當然:“這些劑量根本冇有危險,你演技不夠,要是效果不能好一點,這場戲怎麼能出彩?”

出彩?拿她的命出彩?

許舒煙挑眉,看向柳導:“柳導,我記得芸姐也有爆破戲。”

“是啊,怎麼了?”柳永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,一側的任芸更是臉色一白。

許舒煙當即建議:“既然芸姐說冇有危險,那為了芸姐的爆破戲能更加出彩,正好提前拍了吧。”

“這怎麼可以?導演,我的爆破戲份還在後麵。”

任芸有些心虛,見劇場人都懷疑的看了過來,心中一慌怒斥道:“舒煙,你怎麼這麼矯情?不就是一場爆破戲嗎?你至於這麼小題大做嗎?像你這種的,也配做演員。”

“芸姐說的是,論敬業我當然冇有你敬業,所以我纔想向芸姐學習經驗啊。”

許舒煙說著,對著場務跟劉哥示意:“反正爆破場景差不多,現在就可以佈置了。”

場務怕牽連到自己,劉哥更是做賊心虛,兩人隻能連忙去收拾。

任芸見許舒煙來真格的,連忙嚮導演求救:“導演,你要看著她這麼胡來嗎?”

柳永直接坐下,也不言語。

在娛樂圈呆了這麼久也知曉其中的彎彎繞繞,聽了半天也聽出來了這爆破包是真的有問題。

要是真有個什麼萬一,那他可是賠付不起。

這個任芸也是娛樂圈的老前輩了,這麼針對一個小輩,也該讓她知道被小輩針對是什麼感受。

任芸見導演不管不顧,有些騎虎難下。

等到場景佈置好,許舒煙轉著手機,冷眼看著任芸:“芸姐是要親自證明這爆破戲冇危險,還是要警局中的專業人士來判斷?”

任芸咬牙走進,然而卻是怕的連台詞都說不出來。

“夠了。”韓雲兒站出,指責起許舒煙:“舒小姐有必要因為一點小事這麼咄咄逼人嗎?芸姐好歹也是娛樂圈的前輩,你怎麼能這麼冇禮貌?”

許舒煙挑眉看她,冷聲詢問:“怎麼著?你想一起拍?”

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