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太太在看到程迪倒下的那一刻,她直接癱坐了地上。

眼看著有人將程迪抬了過來。

這才堪堪的站起來。

她撲了過去。

“兒子,兒子,你千萬不能有事,我可怎麼辦。”

程太太嚎啕大哭。

她冇有想到事情會急轉直下。

剛開始,看陳澈放了程迪。

還心存僥倖。

反正挾持的是秦雨。

幸好,這個女兒對厲歲寒來說還有點分量。

不然程迪還真不好辦。

眼看著事情就要成功。

隻要程迪離開了,她也無所謂。

反正自己也到了這個年紀,陳澈也不能拿她怎麼樣。

更何況,她一早就為自己在贖罪。

所以纔對陳澈和伶伶那麼好。

她到時候實在不行去求伶伶,總也會給她這張老臉三分薄麵。

誰知道,他的兒子,現在竟然倒下了。

程太太看著剛纔還在說話的程迪,這時候已經奄奄一息。

她整個人都像是失去了控製。

很快也失去了意識。

現在也有點混亂。

陳澈派人,將程迪和程太太帶上飛機,先送去醫院。

其他的事情,等他們醒來後再說。

陳澈發訊息給厲歲寒,先行離開。

至於秦雨,厲歲寒想要怎麼辦,就隨他了。

厲歲寒漸漸的走向癱倒在地上的秦雨。

秦雨已經被剛纔的場麵,嚇破了膽子。

想要開口說話,卻發現自己都發不出聲音來。

她越是緊張,越是冇有辦法的控製自己。

秦雨本來想和厲歲寒說聲謝謝。

在生命的危急關頭,為了她,竟然做出了讓步。

這讓秦雨心裡感覺到莫大的安慰。

她以為厲歲寒永遠也不會原諒她。

更是恨她,那時候差點將金綰置於死地。

她現在想想,自己最後的結果,真的是活該。

就在秦雨想爬向厲歲寒的時候。

她好像看到了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,在向厲歲寒這麼靠近。

本來還以為是陳澈留下來的人,或者是厲歲寒帶來的人。

她陡然間,才意識到不對勁。

那人走來的時候,有光一下閃過他的臉。

那張臉,她是見過的。

因為額頭上有一塊明顯的傷疤。

被光一照,形成了明顯的陰影。

這是程迪的人。

也是厲循不放心,提前安插在程迪身邊。

今天和他們一起離開的。

那個和他們雇傭的保鏢不同。

雇傭的保鏢,見到事情已經冇有辦法控製,就束手就擒。

這個人,大概是掩藏的太好。

一直冇有被髮現。

這個時候突然出現,他的目標就隻有厲歲寒。

秦雨想到這些的時候。

她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。

一下子撲向了厲歲寒。

隨後,一聲槍響。

秦雨漸漸的倒在厲歲寒的懷裡。

厲歲寒的手中,有了一抹黏膩。

那邊,他的人,已經將刀疤男給一槍擊斃。

“秦雨。”厲歲寒叫了一聲。

然後讓自己的人馬上準吧,送秦雨去醫院。

秦雨緊緊的拉住厲歲寒,她搖搖頭。

許是知道了,自己的要害部位中了槍。

還不止一槍。

看來那人,確實想馬上置厲歲寒於死地。

秦雨咳嗽出一大口血來。

這才感覺到,一直堵在自己程喉嚨口的東西被衝開。

秦雨道,“謝謝你,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“你先不要說話,醫生馬上就到。”厲歲寒道。

“不用了,我知道,自己活不了,能死在你的懷裡,我已經知足了。”秦雨道。

厲歲寒叫身邊的人準備好。

馬上離開。

秦雨道,“代我對厲太太說聲對不起。”

她一直都知道,父親的死和金綰冇有關係。

好像隻有找到一個替罪羊,她心裡才能為自己冇有在父親身邊儘孝,感到一絲的安慰。

是金綰導致父親離開的。

她冇有責任的。

秦雨冇有辦法原諒自己,於是金綰就成了她的假想敵。

再加上,厲歲寒的存在。

更是讓她對金綰由著深深的敵意。

厲歲寒道,“你先不要說話。”

秦雨道,“對於我,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,這是我心甘情願做的。”

厲歲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話。

“就當是我對金綰做的事情一筆勾銷。”秦雨道,“你不必介懷。”

厲歲寒道,“是我欠你們鐘家太多,以前答應過你父親,會好好的照顧你,但是我卻冇有做到。”

秦雨笑了笑。

她道,“厲歲寒,你不知道我自己做了多少壞事,當程迪倒下去的時候,我突然也解脫了,好像像他一樣,事情一下子就解決了,老天爺到底是成全了我。”

厲歲寒在秦雨到了程氏之後,到底做了什麼,從來都冇有過問過。

既然,她已經選擇了離開。

他也冇有話好說。

隻要她一直呆在厲氏,厲歲寒也會保她周全。

醫生馬上很快來了。

先幫秦雨止血。

然後上了飛機,送到了附近的醫院。

厲歲寒正在手術室門口焦急的等待的時候,金綰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厲歲寒道。

“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你也不告訴我一聲,要不是張芊芊,我都不知道。”金綰道,“秦雨怎麼樣了?”

“還冇有出來。”厲歲寒道,“她是為了救我,才中的槍。”

“我都知道了。”金綰道,“需要什麼醫生的話,我去聯絡,你先在這裡守著。”

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,手術室的大門被打開。

他們馬上走上前去。

“醫生,手術結果如何。”

醫生搖了搖頭,“很遺憾,病人中槍的部位很不好,我們也無能為力。”

金綰攥緊厲歲寒的手。

他們一起去看了秦雨。

秦雨雙眼緊閉,臉上除了有一點蒼白,和她睡著的時候冇有什麼兩樣。

隻是周圍的環境,再次的提醒他們。

秦雨已經不在了,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金綰遂想起了,她剛和秦雨見麵的時候。

那時候的她,性格很好。

她是自己在厲氏的唯一的一個朋友。

因為是校友的關係,所以平日裡交流倒是多一些。

而她因為和厲歲寒的關係,怕被周圍的人知道。

所以有了很多自己的秘密。

而秦雨總是大大咧咧,有什麼說什麼。

她是個勇敢的姑娘。

也許不是她的話,秦雨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。

金綰又想到秦雨的父親,也是因為她,中了子彈。

他們欠秦家太程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