傑克達擺了擺手,伸手得意洋洋的將小雲抱了起來,其實,他更想要抱小朵。

可是小朵看見自己,就總是想要哭,所以他隻能抱著比較容易欺負的小雲。

蘇以沫彎腰將小朵抱了起來,其餘三個小傢夥下意識跟在了蘇以沫的身後。

宴會的正門敞開,蘇以沫抱著小朵走了進去,但是卻發現宴會的大廳裡燈都冇有開,周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她的俏容露出了錯愕的神情,這個時候,淩錦睿又在做什麼。

“爸到底怎麼回事?”蘇以沫下意識轉過身,卻發現自己的老爸不知道何時跑路了,連同幾個孩子也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蘇以沫呆呆的眨巴著眼睛,她低頭對上了懷裡小朵的大眼睛。

小朵朝著蘇以沫咯咯咯的笑出聲。

蘇以沫轉身,正要邁步離開。

卻不想就在這時,宴會裡的燈光忽然間亮了起來。

無數的燈光閃爍,五顏六色的光芒彷彿要將一切的陰暗驅散,取而代之的是光芒萬丈。

宴會的周圍都坐滿了人,連同著傑克達不知道何時,都帶著孩子們坐在了主位上。

還有吉娜,厲母厲父,厲家的三兄弟,雪家的所有人都到場。

眾人的臉上紛紛展露著笑容,還時不時放著禮花炮。

但是,周圍所有的一切,蘇以沫未曾注意,她的美眸落在了正中間的男人身上。

一身挺拔的西裝穿著在了身上,純手工的高階定製使得男人的氣質越發的卓越。

棱角分明的俊容宛若上天最完美的藝術品,輕而易舉便剝奪了眾人的視線。

所有人紛紛將目光聚焦在了兩人的身上,厲霖陌邁開著長腿,朝著蘇以沫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男人單膝下跪,伸手舉起著玫瑰花。

鮮豔的玫瑰花色澤渲染了蘇以沫的俏容,她錯愕的望著眼前的厲霖陌。

冇想到霖陌居然還安排了這麼一個環節,孩子週歲宴會至於弄出這麼大的聲勢來嗎。

厲霖陌深沉的眸光鎖定著眼前的蘇以沫,他低聲嘶啞的說道。

“以沫,此生遇見你,是我最大的幸運,我知道我有很多的不足,但是我很慶幸你能夠包容我,並且願意跟我在一起。”

蘇以沫心跳慢了一拍,她盈盈的美眸望著台上的男人。

心臟隨著厲霖陌的聲音開始不受控製的跳動。

“所以,餘生我可以邀請你共度嗎,我願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你,嗬護你。”

台下傳來了掌聲,厲小橙望著眼前這一幕,曾經的他從來都不敢相信自己能擁有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。

蘇大寶嫌棄的輕哼了一聲,爸爸就知道說這些煽情的話,隻可惜媽咪不會喜歡他。

他轉身摸了摸自家弟弟的小腦袋,卻不想小雲眨巴著大眼睛,軟綿綿的叫道。

“粑粑,粑粑——”

蘇大寶,“......”哥哥怎麼會學會叫爸爸了,怎麼可以這樣!

蘇以沫的紅唇勾起笑容,她伸手接過了厲霖陌手上的花。

近乎是同時,蘇以沫懷裡的小朵忽然間軟綿綿的開口。

“粑粑——”厲霖陌冷峻的麵容綻放出笑容,他伸出手將小丫頭抱入到了懷中。

男人另外一隻有力的大手輕易將陸簡檸纖細的腰間掌控,他低聲嘶啞的說道。

“我愛你。”

男人低頭,吻住了蘇以沫的紅唇。

蘇以沫美眸凝視著眼前的男人,反手摟住了男人的腰間。

“惟願生生世世永不分離,霖陌我也愛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