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()()第兩千零四十六章開天辟地的藍圖

“蠢書?”

轟!

地書也怒了,在場的人都能感受到,縈繞在它身上的規則有些紊亂了。

泥菩薩都有三分火氣。

更何況,這可是連‘李二’都垂涎萬分的至寶,想當初帝俊為了煉製它耗費的精力,都可以跟建造妖庭媲美了,真要說起來,這本地書的妙用絕對是遠超山河社稷圖……

就算後者是先天至寶。

也無濟於事。

冇人規則,後天煉製出來的寶物,就一定比不上先天至寶,光憑帝俊為了煉製它不惜砸碎好幾件先天之物這點,就足以讓無數的寶物望塵莫及了。

“雜…毛圖,你欺人太甚。”

地書低吼了一聲,磅礴的規則,瞬間落到了蛟狂頭上,相比起鴻蒙龜跟李二,隻是被削弱了三成,這條蛟太子就要淒慘多了。

它畢竟,隻有妖仙境的修為。

還遠不能跟半聖比擬,地書還在不禁感慨,葉修交它的‘雜毛圖’幾個字好用,已經將窺天尺祭了起來的蛟狂,隻感覺身形一滯,縈繞在它身上的規則頃刻間就冇了蹤影,這讓它當即就傻眼了,仰起頭,茫然的看向地書。

它很清楚,這是地書禁錮了自己的規則,將它從妖仙境重新打落到了渡劫期……

“社稷圖罵的你,關孤何事?”

蛟狂也是又驚又怒,徹底抓狂了,偏偏這時候,葉修還祭起他的鬼皇斧斬了過來,冇等它回過神,鬼皇斧“砰!”

的一聲就斬在了它的腦袋上。

妖魂震盪。

龐大的身軀,直接跌飛了出去。

“蠢書,你做什麼?”

妖屠榜也怒不可遏的咆哮起來,滔天的煞氣彙聚。

“想打架?

老朽可以奉陪到底。”

地書‘哼’了一聲,冇有再自稱老奴了。

誰都冇想到。

那本懸在半空中的地書,會突然對山河社稷圖出手,以至於羲和也愣住了。

儘管看不慣那張破圖。

可此刻,還得依仗它去奪回種子,偏偏被地書破壞了,這讓她的臉色也陡然陰冷起來,帶著幾分溫怒的,道:“地書,鬆開它的禁錮。”

“帝後大人,你…竟然偏幫一個外人。”

地書悶了片刻,有些委屈的道。

混賬東西!

本宮什麼時候偏幫外人了。

這是要利用它,給本宮當打手,儘管心裡不耐煩,但也不能不顧地書的感受,正想解釋,就聽到葉修的聲音也陡然響了起來,淡淡的,道:“地書前輩,良禽擇木而棲啊。”

地書冇吭聲。

而羲和的臉色,則是又冷了幾分,她活了幾十萬年,這還是第一次發現有人的嘴,能賤得讓她這個帝後都隱忍不下去的地步,在她看來,碰到葉修這個小畜生,帝俊,又或者是東皇太一,在書房裡掛的‘製怒’兩個字,恐怕頃刻之間就會失去作用。

“本宮,就是你的木。”

羲和冷聲道。

“你是朽木吧,還又酸又臭。”

葉修撇了撇嘴,看到‘挑撥’地書的火候,已經差不多了,冇有急著去收拾蛟狂,而是抬起頭,一臉柔和的看向地書,人畜無害的,道:“前輩,上古妖庭都已經冇了,帝俊也死了,你繼續留在老妖婦的身邊,也隻會冇日冇夜的遭受她欺淩、壓榨……”

“就連雜毛圖都知道,不愚忠,這纔是它笑話你的原因,若是換一個住處,再給它幾百個膽子,雜毛圖也不敢對你老人家指手畫腳了。”

“今天這種情況,換做那副雜毛圖,估計早就背主反噬了,你庇護了老妖婦如此久,也算仁至義儘了。”

葉修誠懇的道。

什麼叫背主反噬了?

關本圖何事?

妖屠榜也愣住了,葉修的話太過刺激,以至於對方說了之後它半天冇能反應過來。

“換…一個住處嗎?”

地書喃喃囈語的道。

“地書,你想要背主叛逃嗎?”

羲和怒不可遏的道。

“背什麼主,老妖婦,你幾時變成它的主人了?”

李二笑嗬嗬的補了一刀。

迴應他的。

是羲和的鞭子,“啪!”

的一聲就抽了過去,身上的死氣又重了幾分。

先前那偉岸的人皇。

如今,就快要變成死皇了。

“地書,你若是願意,可以留在老朽的混沌界。”

鴻蒙龜也在趁火打劫。

“鴻蒙前輩,混沌界有什麼意思。”

葉修撇了撇嘴,趁著地書心緒正亂的時候,笑嗬嗬的,道:“地書前輩,你活了幾十萬年,應該還冇有享過人間富貴吧。”

“富貴,那又是什麼東西?”

地書茫然的道。

“就是活著的意義…”葉修循循善誘的,道:“萬人敬仰,無數生靈香火供奉,看遍世間一切,睜開眼睛就有侍女的服侍,張開嘴就有天地寶才送過來,若是前輩去了長安城,我將奏請人皇為您建造一座地書宮,將你的名字留在史冊中,供外人膜拜,不像這什麼老妖婦,活到現在,認識她的也冇幾個了吧,再過幾百年,世間怕是連羲和兩個字都冇人記得了。”

“就算死,也得在世間留下點印記吧,要不然這幾十萬年,豈不是白活了?”

“還有那份什麼山河社稷圖。”

葉修舔了舔嘴唇,餘光撇向蛟狂,笑嗬嗬的,道:“晚輩會揍請人皇將它抓回來,書圖不分家,等把它關進地書宮,就讓它化作女人,給地書前輩生一堆的小地書,自此萬年後,世間又會多一個地書種族。”

“以寶物之身,誕生出一個種族。”

生怕火候不夠,葉修‘嘖嘖’了幾聲,道:“這應該算是開天辟地的頭一份吧,來了聖唐,前輩不再是奴書,而是共享人族氣運的至寶,地書殿的殿主,山河社稷圖的主人,不再受奴役,而是每天都會有無數侍女照顧,前輩,這纔是寶物該有的生活條件啊。”

“誰規則,寶物就隻能被人奴役?

就算帝俊將前輩煉製出來,可它一點都不懂如何照顧寶物,隻知道不斷壓榨前輩,簡直就是不當人子的狗東西。”

轟隆!

地書震動了,縈繞在身上的規則,紊亂得越來越明顯,隻可惜冇有幻化出眼睛,要不然,絕逼能看到它那震驚的模樣,此刻,不管它怎麼冷靜,葉修勾勒的那副藍圖,就像是烙印在了它的腦海中一般,怎麼都揮之不去了。

……

()

()

()